德國台灣同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323|回復: 0

BVG於3月18日推出女性日票享21%折扣的活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16 15:50: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德國去年男女薪酬差距為21%,BVG因此於今年的3月18日推出一日婦女票活動,限女性購買,可享21%的折扣。

活動FAQs的第一題是:男性會因這項活動而遭受到歧視嗎?BVG回答說:他們的目的在於喚起社會對於男女不同酬問題的注意。活動的意圖不在於令男性備感歧視,但若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他們十分抱歉。不過話鋒一轉,BVG馬上反問:又有誰為了女性少了21%的薪資而道過歉呢?BVG認為:至少與女性所少的薪資比起來,小小的團結姿態(指活動造成的差異)是難以望其項背的。

這項活動很有意義,但BVG的Q&A寫得不太理想。如果要合理化婦女票折扣的活動,其實喚起大眾注意的理由就夠了。有無造成差異並不取決於「意圖」,在BVG清楚知道自己要在票價上做出區隔,而且事實上也做了的情況下,主觀上就沒有空間說自己不是要製造差異了。換句話說,說自己沒有歧視的意圖,對於合理化有意義的活動其實沒有幫助。

再者,BVG與其反問又有誰為了女性薪資結構性的比男性少了21%而道歉,不如說明一下這21%的統計上差距是從何而來。事實上這個薪資差距是指男女平均時薪的差距,而不是指同工不同酬。女性整體之所以平均時薪,往往受到許多結構性因素的影響,例如為了照顧家庭,而選擇了安穩、風險低但報酬不見得豐碩的工作。

由此可見,問題是出在:什麼樣的原因推動著這種生涯選擇策略上的差異?一般歸結出來的答案是:父權結構。這點相信大部分人都可以理解,不過即便知道了問題背後存在著結構性原因,要如何克服這個結構還是有很多不同的可能。例如:給女性加薪或是提供更友善的托育環境。

這陣子在德國爭議頗大的婦女保障名額也有同樣的情況:究竟該不該以法律保障婦女的當選比例,來克服長期女性當選比例偏低的問題?對於這個問題,德國學界的多數說傾向認為不宜直接以保證女性當選來提升女性當選比例。這並不是否認女性從政會遭遇結構性的困難,而是婦女保障名額是從女性作為集體的概念推衍而出,這與個別女性在選舉權上所享有的特權是個人權利是兩個不同層次的問題,換言之,從集體困境而來的特權究竟應當如何合理地過渡到個人身上是個問題。再說,一個現實上的情況是,那些可以藉此享有特權的女性政治人物,有(大)部分是在社會上是最受父權結構庇蔭或最擅長與父權結構共生的女性,而非那些在想像中能代表弱勢女性發聲的人。當然法律上還有更多細密的論證,在此就不多談。

不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要克服父權結構,不妨從制度面著手,如托育政策不足,會讓有小孩的人傾向選擇可以準時上下班的工作。雖然如果討論到該由誰負責照顧小孩,講到「女性要顧家」,又會回到父權結構的既有問題,但從制度面的改善著手,或許可以讓人的選擇自由一些。縱然這是條漫長的路。

德國台灣同學會論壇

GMT+1, 2021-4-12 00: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