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台灣同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730|回復: 0

【德國性侵/猥褻/性騷擾行為之相關法律常識與投訴管道】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6-14 09:27:3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德國資訊速報-六月號:


德國性侵/猥褻/性騷擾行為之相關法律常識與投訴管道
一、前言
德國是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對於侵犯他人身體自主權的性犯罪,採取的是事前預防、事中救援、事後咎責及深度治療的整套制度。然而,法律不保障權利睡眠者,如果在德國遭遇任何不法侵害,沒有及時伸張權益,即便再好的法律制度也無法保障當事人權利。
本文以下將淺談德國關於性侵犯案件之相關法律責任以及不幸遭遇可能之求援管道。希望各界多加向未來有可能到德國之台灣人宣傳,建立良好的自保基礎常識,勿枉勿縱。
二、妨害性自主案件之法律責任
關於妨害性自主之法律責任,可以從輕重程度主要分成刑事、民事以及行政責任。
1.     刑事責任
德國刑法典規定,妨害性自主(gegen die sexuelle Selbstbestimmung)包含強制、趁機性交、權勢性交與猥褻以及性騷擾等相關刑事犯罪(德國刑法典第174條至第184條之l)。有礙於篇幅這邊不多贅述各類犯罪行為之樣態與構成要件之細節(此處內容繁複,包含不同情節下之權勢、性侵之加重結果犯、對兒童之性侵、預備犯、兒童色情等)。此章之犯罪主要法定刑多處以數月至數年之有期徒刑或罰金。
刑事犯罪顧名思義,大多數狀況以警察接獲報案後將案件送交檢察官,檢察官完成偵查程序後向刑事法院提起公訴(öffentliche Klage)。當然也可以由律師向法院提起自訴(Privatklage)。
刑事案件由於是國家追訴刑事犯罪之展現,正常狀況下應該由公家機關負責進行案件之調查、偵查與起訴。相對於民眾,國家有對於犯罪偵查之強制性公權力,包含拘提、逮捕、通緝、訊問、搜索、扣留證物等等,犯罪嫌疑人(被告)不可以隨意拒絕。且因為是國家打擊犯罪,刑事程序原則上免費。因此,除非有特殊狀況,筆者對於妨害性自主之案件,一律建議報警由國家公權力加以追訴,而非找律師走鮮見之自訴程序。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德國對於「法律不保障權利睡眠者」的意志貫徹得較為徹底,因此刑事犯罪追訴權期間規定尚短:一般性侵(sexueller Missbrauch)犯罪與性騷擾(sexuelle Belästigung),由於屬於本刑介於一年至五年間之犯罪,追訴權為5年。不過若是向未成年人施行性侵犯,追訴權則最多延長至30年,大部分狀況可以延長至10年或20年,且因考量案件當事人年紀輕,時效多從被害人滿30週歲開始起算(德國刑法第78條b第1項第1款)。
2.     民事責任
民法對於防礙性自主之案件,被害人可以主張加害人侵害其性自主權,對之提起侵權行為損害賠償(Schadensersatz)之請求(訴訟)。
相對於德國一般很短的時效規定,妨害性自主之案件當事人請求權時效為30年(德國民法第197條第1項第1款),起算時點通常為侵犯行為起,但如果被害人與加害人共同居住,則於共同居住狀態結束起開始計算。另外,該請求時效權在未滿21歲以前停止計算。
民事訴訟雖然原則上要由被害人親自去法院提起訴訟請求賠償,但當事人如果提出刑事告訴,可以在刑事程序中附帶提起民事訴訟(Adhäsionsverfahren;德國刑事訴訟法第403條至第406條c),省下自己跑法院的費用跟時間,更能利用警察檢察官調查之證據作為附帶民事訴訟之證據,免去民事案件自行蒐證的勞煩。
3.     行政責任
除了民刑事法律責任以外,觸犯性犯罪之人,在德國之相關自由也將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其散見於各類行政法規當中。例如擔任需要與他人在特定密接空間下有較為近距離或肢體接觸之相關工作(體育教練、駕訓班教練等)、榮譽職位與教育工作,甚至是部分工作或頭銜在性犯罪被判刑後,都將可能永久被拒以及被收回資格(例如博士學位)。
因此,對於妨害性自主之案件,主張法律權利除了可以讓加害人付出代價擔負刑事法律制裁、請求損害之相對應賠償金額,更能讓該加害人從此被註記列為黑名單,避免其再進入容易濫用權勢機會之空間下重複施行加害行為。
三、投訴與救援管道
以下將分點介紹幾個在德國最主要之性侵害申訴與救援之渠道,供各位參考:
1.     警察局
如前所述,妨害性自主案件無論是性侵、猥褻還是性騷擾,都有相關之刑事責任。既然屬於刑事案件,啟動案件之程序最主要乃係向警察機關或是撥打112報案。
警察機關除了接收案件進行最基本的事實調查,將案件送交檢察官進行犯罪偵查以外,更有責任對於家暴案件進行通報,實行必要之保護等,甚至對於緊急狀況之被害人安置也有相關協助措施。
2.     聯邦家庭部救援電話
聯邦政府支持成立之救援電話平台Gewalt gegen Frau提供每年365天每天24小時女性支援之平台,除了可以電話以外,更可以即時訊息、電子郵件等方式進行聯繫。該平台支援中英德法西葡義越阿土等18 種語言(+手語),無須擔心不會講德文,英文也表達不佳的狀況。
熱線電話:08000 116 016
3.     聯邦性侵犯救援平台
性侵犯救援平台(Hilfe-Portal Sexueller Missbrauch)提供線上支援系統,給予全聯邦受性侵犯之被害人救援與後續支持服務,包含刑事程序之專業協助、事後之諮商與心理治療等服務。
電話:0800 22 55 530 (週一三五 9-14點;週二四 15-20點)
心理諮商電話協助(Hilfe-Telefon berta)專線:0800 30 50 750(週二 16-19點;週三五 9-12點)
4.     各地性犯罪保護機構
透過性侵犯救援平台(Hilfe-Portal Sexueller Missbrauch)也可以搜尋鄰近住處之在地保護機構,只要簡單輸入城市或郵遞區號就可以立刻顯示最近的支援機構。
此外,各地NGO也有許多緊急支援之組織,因德國幅員之故,僅列出以下資源供使用。(筆者能力有限,無法逐一邦、城市條列,敬請見諒)
薩克森・安哈特、薩克森與圖林根邦:
海德堡:
公益團體:白環(Weißer Ring)
四、對於妨害性自主案件之建議與結語
1.     建議
筆者為律師,過去也有碰到性侵類型之案件,深知該類案件處理起來的困難與複雜以及法律制度的極限與困境,也知曉性平會身為行政調查程序權限上的短處及桎梏,更曾經看過失控的性平會,把疑雲重重的性侵害案件因主導委員有罪推定的操作傾向,導致最終在司法程序中性平會報告被認為有偏頗,相關證據皆無法被採用作為判斷犯罪行為的證據,使法院程序陷入僵局。性犯罪案件由於案件類型特殊,常常在證物搜集、證據調查、實體程序中有種種艱難使案件難以順利運作。又因為案件多發生在私人處所且在場人數極為有限,釐清案件事實之過程又很容易對於被害人產生心理創傷,在我們當代刑事犯罪法律體系採取無罪推定之前提下,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一類事件。
然而這並不代表面對這種事情,被害人只能默默吞下。筆者曾與因性侵案件而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正接受治療之受害人交流,非常理解重複談論相關過往時可能碰到的諸多問題,包含當事人情緒失控、記憶(因藥物或時間經過)模糊、重複詢問導致之疲勞與厭煩等等,這類反應都會讓一般人頗為失望,進而產生「放下,算了,我自己走出來好了」甚至是「那我不要活下去了」的想法。對,要求被害人整理好情緒走出來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再多的勸喻與曉以利害、分析優缺點,都沒有通用的標準讓當事人走出陰霾,勇敢向加害人主張權利。身為旁人,我們最能也最應該做的,不是一頭熱的說「我一定幫你,你沒問題的!」相反的,我們宜成為傾聽者,給予支持與連接專業支持的管道。如果不是心理諮商或專門處理性犯罪的實務人士,請不要高估自己我們自以為做好的心理準備與堅強。昏濁昏暗的心不是單純用古道熱腸能夠激勵治癒的。講到這邊需要重申,我們要尊重當事人的意願,不是任何人要求他心理健康、走出來指控他就要做,我們要理解他的選擇,並給予任何能做的最專業的支援。確實,如同前面提到的法律責任與時效期限,可能讓加害人逍遙法外,可能讓案件陷於證明困難,但不要忘了法律的功能是毋枉毋縱,面對性侵犯罪的處置,扶持被害人修補心理上的傷害跟讓加害人負擔法律責任一樣,甚至更加重要。此外,性別不是絕對信任的判斷標準。同性別的長輩可能會包庇犯罪;異性別的人士也可能比一般人更具有性別意識更保護弱勢。
這一段是給遭遇不幸的當事人的,如果你現在剛遇到這些爛事,你人生地不熟,不知道該怎麼辦,請姑且聽君一席話:
首先,確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離開糟糕的環境。你可能很年輕,身在異鄉,語言不通。但是只要其他人違反你的意願,做出逾矩的行為,不管他是誰,都已經做了不應該的錯事了。請盡可能的遠離他,不要再回到該地,更不要與他有交流。也許你會認為可以跟他聯絡,從中套話取得證據。但你怎麼會知道,他可能是慣犯,是個技巧純熟的人精,會用各種話術最後打消你控訴的念頭,甚至把你騙回去繼續侵犯。所以,可以的話離開那個地方。
其次,盡可能蒐集證據。請趁證據還在的時候進行蒐證,唾液、體液、毛髮,或是指紋、通訊紀錄等,一切可能的證物證詞證人,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官方承認的方式進行整理,以避免證據喪失、記憶遺忘等危險,讓案件最後無疾而終。
再者,請想辦法尋求專業的協助,無論語言、法律還是醫學及心理諮商。在性犯罪領域我們的社會支援體系已經很努力的在往前進了,大家都很願意,也有能力用最具同理心、最理解你的角度從旁幫助輔導救護你。你不是孤單的,不要把自己困在小房間裡。我們都清楚,你很痛苦,你很無助,他可能是你現在最親近的人,他可能跟你親近親友有良好交情。這些,都無礙你是一個獨立不受到外人侵擾的個體。人都會有看走眼的時候。把持住自己的立場,明確清晰地逐步處理所受到的不公對待,是最有效也最有機會妥善處理悲劇的手段。不要忘記,你不是孤單的一個人,有需要的時候,大家都在你身旁,我們都挺你。
最後,請你體諒那些不清楚狀況酸言酸語污衊謾罵你的人們。不是你做錯了、不是你髒,是這些人沒有接受過良好的性別教育,是我們的社會病了。他們沒有經歷過一切,他們聽信片面之詞就大發豪語。他們不懂,需要接受更先進的性別教育。多了不必要的情緒只會製造不必要的問題,更可能多了遭更多人議論的困境。別理他們,酸民何其多?
2.     結語
本文的目的絕對不是針對單一事件或單一人物,謹希望從簡介德國法律規定、提供德國妨害性自主與女性暴力救援與支持機構等方式,將資訊存留在網路上備用,假若某日真的有年輕學子不幸遇到這種事情,不會因為語言生活環境陌生的緣故,連最基本的資料都不易尋得。當然,筆者最不希望的,就是這篇文中的任何一條法律規定需要被適用、任何一支熱線電話或電子信箱有被使用的需求。然而,如果真的遭遇苦難,同學們,請不要吝嗇使用前人因曾經的傷痛而築起的保護牆。

德國台灣同學會論壇

GMT+1, 2022-10-2 10: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